从“差生”到“优等生”,澳大利亚准备好了吗?
                作者: 来源:中国环保协会 发布时间:2022-06-20 12:39:57 浏览()次

                据路透社报道,6月16日,澳大利亚新政府正式签署了最新的气候承诺,即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05年的水平上降低43%。

                对澳大利亚来说,这无疑是个艰难而又具有雄心的目标。

                气候行动“拖累全球”

                在应对气候变化上,澳大利亚是“落后者”。

                2015年8月,澳大利亚宣布,确定2030年排放量将比2005年减少26%,最多可能减少28%。

                这项承诺,坚持了7年,其间饱受指责。

                首先是,与其他主要发达国家相比,澳大利亚的减排目标明显落后。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美国承诺,到2030年将排放量比2005年的水平减少50%到52%,加拿大为40%。欧盟承诺,将2030年的排放量比《京都议定书》减排基准年的1990年的水平减少40%,英国则为68%。

                除此之外,则是在应对气候行动上被指责“拖累全球”。

                澳大利亚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占全球总量的3.6%,若考虑人口2500万的因素,澳大利亚多年来均为全球最大的人均排放国。

                据英国气候和能源智库Ember发布的分析报告显示,自2015年《巴黎协定》签署以来,澳大利亚年人均排放二氧化碳5.34吨,是全球平均水平的5倍。

                作为世界最大煤炭出口国,澳大利亚占全球煤炭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这些占全球排放量的7%。

                据能源经济和财务分析学院(IEEFA)计算,若将出口到其他国家的能源和冶炼产品出口的排放计算在内,澳大利亚排放量居全球第三。

                漫不经心的澳大利亚不仅在应对气候变化不力,也被频繁暴发的极端天气无限放大。

                因全球气候变化,近年来澳大利亚频繁发生丛林大火,仅2019年至2020年的大火,据欧洲哥白尼大气监测服务统计,排放约4亿吨二氧化碳,超过全球116个最低年排放量国家的总和。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已有三分之二的珊瑚因海水温度上升而白化,哺乳动物也成为全球变暖的牺牲品。

                糟糕的表现令一家环保NGO负责人直接将澳大利亚称为全球气候“破坏者”。欧盟甚至警告澳大利亚,若不设定温室气体减排硬性目标,双方贸易协议将泡汤。

                打造“可再生能源超级大国”?

                国际能源署(IEA)称,如果想把全球升温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就应该在2030年之前停止使用煤炭发电。

                拥有丰富太阳能和风能的澳大利亚,并没有承诺逐步减少燃煤发电,上一任总理莫里森称不会“莽撞”缩减煤炭业,这在新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看来是非常“固执”,不愿“改道而行”的。

                于是,在竞选时,阿尔巴尼斯就承诺下降43%的目标,并雄心勃勃声称通过应对气候变化,将澳大利亚打造成“可再生能源超级大国”。

                澳大利亚计划至2030年,实现26GW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目标,将澳大利亚国家电力市场的可再生能源整体渗透率提高到82%。

                然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和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如何面对各种压力,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正成为澳大利亚一个棘手的政治问题。

                正当承诺采取新目标之际,眼下澳大利亚却由于俄乌冲突导致全球能源危机,加上国内燃煤发电厂因计划外维护而停运,面临电力短缺的局面,电力和天然气价格持续飙升。

                阿尔巴尼斯表示,将在7月26日提出将新目标纳入法律的立法。然而,不少议员要求其通过一个比43%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

                立志成为“可再生能源超级大国”的澳大利亚,少不了还要在能源危机和气候变化之间摸索前行一段时间。


                高级长发飘飘水滴型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