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只天鹅缘何相继殒命一条河?
                作者: 来源:中国环保协会 发布时间:2022-06-13 12:08:26 浏览()次

                2022年5月30日凌晨,郑州市保护天鹅志愿者的微信群里出现了一条令人难以接受的信息:已经在郑州贾鲁河生活了两年半的雄性成年疣鼻天鹅不幸身亡。更让众多鹅粉们伤心不已的是,这只身亡的天鹅正与它的伴侣处在共同孵卵期间。悲剧发生的第三天,这对天鹅的爱情结晶、第一只鹅宝宝破壳出生。遗憾是,刚出生的鹅宝宝就永远地失去了父亲的呵护,天鹅家族本来的添丁之喜却蒙上了令人伤心的悲情色彩。

                6月6日,郑州市野生动物救助站公布了备受公众和当地媒体关注的此次疣鼻天鹅死因的结论为多种细菌混合感染致死。参与此次天鹅死因解剖调查的专家表示,“不排除天鹅之死是因生活的水域,或是食物遭到污染的可能。”

                一只天鹅之殇,之所以备受公众和当地媒体的关注,是因为这样的悲剧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演了……。

                把时针拨回2020年初那个春寒料峭的时节,还有几分萧瑟寒意的郑州北龙湖和贾鲁河两处湿地突然降临数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疣鼻天鹅,天鹅优雅洁白的身姿吸引了无数人的惊奇的目光,这两片水域由此也成了众多市民的网红打卡地。

                图为疣鼻天鹅。蔺艳芳摄

                然而不幸的是,2020年9月14日,生活在贾鲁河的一只成年雌性疣鼻天鹅不幸夭折、事后相关人员给出的结论是天鹅因“肝脏有明显的病变且肠道出血”致死。令人心碎的是,这只雌性天鹅刚刚在四个月之前成功孵化了一窝小天鹅,7只鹅宝宝还未长大,它们的妈妈却撒手而去。

                发生了第一起天鹅不幸身亡的事件,公众和野生动物志愿者对天鹅的关注度陡然升高,大家都热切地期盼其它的天鹅安然无恙,悲剧不再发生。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距第一只天鹅病亡不到半年的12月15日,又一只成年疣鼻天鹅以同样的死因丧生贾鲁河。再加上本文前述5月30日刚刚死去的这一只,两年多的时间内,居然有三只疣鼻天鹅因为同样的病因殒命贾鲁河。

                然而形成鲜明对比的,生活在北龙湖的一对成年疣鼻天鹅却始终安然无恙,不仅如此,这对恩爱伴侣已连续三年成功孵化出了三代共20余只天鹅后代。且这不断壮大的天鹅种群均未迁徙,而是始终不离不弃地选择留在了北龙湖。曾有动物保护和研究的专家坦言,北龙湖的水环境或许更适合天鹅的繁衍栖息。

                图为疣鼻天鹅。蔺艳芳摄

                其实,早在2020年9月第一只大天鹅病亡之后,公众就曾经强烈质疑贾鲁河的水质存在问题,更有一些野生动物摄影爱好者在网上发布了有黑臭水体排入贾鲁河、甚至是天鹅置身污染水体之中的的视频和图片。尤其是今年5月30日第三只天鹅病逝之后,网民和一些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持续质疑贾鲁河水质的声浪更是不断升高。当然,公众质疑的初衷是出于一种担忧,因为大家实在不愿看到天鹅死去这样的悲剧再次上演了。

                野生疣鼻天鹅选择了郑州,而列入国家二级保护名录的珍稀动物身处这座城市却没有得到很好地保护。被郑州市民称之为母亲河的贾鲁河居然成了美丽的白衣天使、疣鼻天鹅的伤心之地。我深信,但凡这座城市中任何一位有爱心的公民,都会为此感到痛心和自责。

                人们常说,一条鱼死了,或许是鱼的问题。但如果一群鱼死了,那恐怕就是水的问题了。三只天鹅相继殒命一条河流,这其中是否有一些并非偶然、而实属必然的问题需要面对和解决呢?我想这无疑是倡导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大力推进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新形势下,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应当破解的一道题目。

                贾鲁河是一条流经郑州市域的河流。国家和省里对贾鲁河出郑州的水质断面要求是必须达到四类水的考核目标。基于这一目标,在严格控制河流污染物承载量、确保水质达标的的前提下,如果确认四类水质不能满足疣鼻天鹅的生存要求的话,那么是否可以考虑对贾鲁河天鹅采取迁地保护抑或是其他相关保护性的措施。总之,要采取果断的举措,而不能坐视悲剧频频发生,眼睁睁地看着天鹅一只接着一只地死于非命。

                鹅死不能复生,笔者认为当下最为重要的是“亡羊”之后如何“补牢”。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事不过三”。当地政府应该从天鹅一而再、再而三的病亡事件中反思汲取教训,并以改进工作、采取有效措施、切实防止亡鹅事件再次发生的实际行动回应社会和公众对野生动物保护的严重关切。


                高级长发飘飘水滴型奶子